幺幺小妖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e

  幸福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你不经意间,红毛离开已经一年了,贺天从自己的房子搬到了红毛的小公寓里。这里才像个家,以前的贺天没有家。
      贺天将工作的事情渐渐的交给了手下,自己真正的当起幕后老板,他用这一年的时间学会了做饭,味道像极了某人。学会了洗衣服,知道什么可以丢进洗衣机,什么要小心手洗。知道各项费用要怎么缴纳。屋子也会自己打理整齐。不出去喝酒,早点要按时吃,睡前喝杯牛奶。窗台上面的花草什么喜水什么一个月才用浇水。
       每一天贺天都认真的过,临睡前会把这一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就记载在红毛留下的那本日记的后面,现在虽换了本新的,那本旧的贺天去外面把每一页塑了封有重新装订好,放在阳台上的休闲上。午后贺天都会沏杯清茶,一页一页的读上一便。
        可惜他的小红毛太懒日记记得不多,从十几岁到四十好几才半本,这半本日记有多一本半都是再骂贺SB的。他还以为他的红毛后期变得温柔稳重了,其实,你看看这满篇的贺混蛋,贺SB的,这不就是他最初认识的小红毛嘛。
        第一天认识红毛受伤,日记了里大大的“混蛋”加了粗;拉他做饭,红毛叫他“去死”;抱他滚下草坪,红毛让他“等着瞧”;在小巷里截住并捏了胸,红毛认为他是“死变态”。扒了见一的裤子,红毛“烂人一个”。……拐红毛回家,红毛“丫,就是个大SB”。……第一次给红毛过生日,红毛“……蛋糕很漂亮”;红毛高烧退贺天矿工在家,红毛“贺大傻连水都不会烧,SB一个”。……贺天第一次夜不归宿,红毛“等那烂人回家,老子弄死他”。…………“贺天什么时候长大呀,好累”。
       贺天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眼前的红毛从前面慢慢的变成了脑海里他最好后的摸样,贺天的手指轻轻的扶过红毛几十年也没变漂亮的字。
      “××年×月×日 阴有风
     我好像生病了,好像挺严重的。要不要和贺SB说??????????”
      这是红毛最后一篇日记。
     “傻瓜!当然要和你老公我说了,你等着,等我到下边和你算账。我对你不好你说呀,我不听话你就联合展正希他们打到我听话呀三对一我肯定输,要不你就威胁我让我的公司倒闭,你不是有我的股份吗?你在下边老老实实的等着,等你老公我把你没见过的没玩过的没吃过的替你见识了就去找你。”
        贺天放下揽在怀里的日记,抄起另一本。在上面公公整整的记录他这一天的事情,早上是几点起来的,吃了什么做了什么看了什么,做了什么。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有时见一和展正希两人会过来和自己小聚,有时候贺天会出去旅行将所见的一切怕下来用打印机打印好,加在他的本子里。
        贺天的日记本越来越多,在靠进床的墙边有两个箱子那是他放日记的地方。
        贺天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时常不记得自己要干什么,连雇来照顾他的保姆都为这个时常不记得吃饭,出门不记得回家路的老人着急,可他的日记却从来没断过。
        贺天已经不能下床几天了,这天早上他的精神很好破天荒的下了的。他拜托保姆帮他将放日记的大箱子移到室外人少的郊外,然后让保姆过几个小时在来接他。
        保姆扭不过他只好十分担心的离开,焦急地等。过了两个小时保姆实在不放心回到贺天的身边。
        贺天脸上带着笑正满心欢喜的看着身前焦黑的土地嘴里低低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保姆叫了他一声,他也应了。保姆说回去,他也乖乖地跟着走。
        回到家天还大亮,保姆要给贺天做吃的,贺天拒绝了说他今天累了想好好睡上一睡叫保姆回去,保姆无奈的走了。
        确认保姆真的离开后,躺在床上的贺天贼贼的笑了,他伸出双手向半空。
        “我的小红毛,你的老贺天要来找你了,我送去的礼物收到了吗?嘿嘿嘿,洗干净屁屁等着我吧,你老公我这就来!”
       贺天不算灵光的耳朵好像听见了敲门声。一声一声的十分动听……

    ……

    ……“咚咚咚”
           “姓贺的,你丫还不开门,再不开门老子走了,你自己吃自己吧。”
          贺天揉着自己发涩的眼睛起了床。
         “红毛?”那是年轻的贺天独有的嗓音。
         大门被打开了,黑发的青年一把将门外的红毛拽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像紧紧的拥住自己的幸福,性感的唇吻在那耀眼的红色上……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