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幺小妖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c

门铃

 

这不正常!贺天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双眉紧锁。红毛会家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他不关心自己有没有饭吃?不正常,不正常,就是不正常!要不打个电话给那个男人……?这个太不贺天了,不行。可是……

贺天烦躁的对开对视半天的手机。再等几天吧。他给了自己一个总结。可是外面的饭天TMD难吃了,贺天的胃无比的想念红毛呀!

好像红毛在冰箱里留了吃食。扒开冰箱门里面静静地躺着几个保鲜盒,盒盖上贴着便签,上面是红毛歪歪扭扭的字。

“这字有够丑的。”贺天嫌弃的拎出一盒。“京酱肉丝……热锅……放油……1号小包…..

靠!什么鬼。”

打开的保鲜盒散发着一股怪味,贺天忙将手里的东西飞快的扔到垃圾桶里,开一个月的食材即使小心的放到保鲜盒再保存在冰箱里,也已经开始慢慢变质。

“啊!红毛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家老公快饿死啦!”

贺天冲着空无一人的厨房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正在他发疯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贺天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的红毛回来了,他的救星回来了,他的天使回来了,他的胃终于要踏实了。

“怎么?钥匙是忘带了还是找不到了?”边数落红毛的不是边打开了大门。

“你说你一走都多少天了,还……”

门外是一张年轻的小心翼翼的脸,不是他的红毛。

“请问您是贺天贺先生吗?”

得到肯定答案后门外年轻的男子慌忙的从怀里的文件包里往外掏文件。

“我叫李涛××××事务所的实习律师……呃……助理,。”一张照片被放大到贺天的眼前,照片是是个瘦弱的男人躺着只有在正中有个红十字的白色被单下,满头白银下有几缕红丝。男人微靠在床头看着镜头眼里满是不舍,露出被单的手臂上插着输液管。。“这是我的委托人,红毛先生于上周四去世了,我是来办理他遗产赠予事宜的,我可以进去谈吗?”

赠予?遗产?去世?红毛?

贺天愣愣的看着门外的人。

“贺先生,我带的资料比较多,我进去和您详谈。”

小助理推着挡在门口的被定了身的男人准备挤进屋子。

“你TMD有病!”被定了身的男人突然回过神,一把将猫着腰正钻自己和大门之间空隙的小助理搡了出去。

“哐”!的一声装上门。

“哪个神经病到我这撒野,MD遗产你M的头,你小子才遗产呢,滚!你NN的…….”

隔着房门贺天破口大骂门外的小助理。

红毛好好的回他那自己的小窝逍遥去了,门外的小子竟然造他的谣,老子现在就把他接回来,靠!

“贺先生……”门外是小助理却却的声音“我知道您可能一时无法接受,您冷静一下,我把我的名片放在您门口的脚垫下了。您有想问的就给我打电话,我……我会再联系您的。”

“滚!”

我要去接我的小红毛,现在就去。贺天抄起门口鞋柜上的车钥匙冲出家门,撞开还在门口徘徊的助理都不等电梯就消失在安全出口处,他身后步行梯的大门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