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幺小妖

12 年前遇到了她,昨天她走了,在我身边。她很乖,也很有性格。她没有高贵的血统,却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我想说的是狗狗和人的感情永远是不对等的,我也许会很快忘了她,快乐的继续生活。但我的生命中曾有过她的陪伴,她把最真挚的情感给了我,我唯一能回报的是,我永远记得我拥有过一只小狗叫“天天”。

【贺红】我和某人的假期旅行

 

        我就说贺傻缺是个生活白痴外加10级智障,他还不愿意。难得的两人假期本来自己来安排的话妥妥的滋润。就那姓贺的非要展示他的聪明才智一切都不用老子,这不就出事了。

 

        乡村自助游没什么不好,有山有水还清净,入住的农家乐干净浴室里还有个大浴缸。虽说有些偏僻胜在景美人纯。可是贺傻缺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门夹了,一大早非拉上他蹭坐当地农民伯伯的小三轮到当地上山去看一段不知名的野长城。看就看吧,反正景色真的不错空气也清新,除了在爬山过程中某人的咸猪手,一切都很满意。

 

可是…….老子现在想骂人,想在某人那张灿烂如花——烂菊花的脸上打上几拳。

 

       “贺天!”气得我指着他的手都在抖“现在,我们怎么回去?10公里的路呢。你说就一人两条腿怎么回去?你不长脑呀让人家不用接你。你……你……”

 

        眼前的男子一只手握紧我半空中的手并拽直他的胸口。

 

       “小毛毛,别生气嘛。不就是荒山野岭的没车会旅馆嘛?没事有你男人呢。哦~”

 

        MD他还冲老子抛媚眼!

 

       “好,这个我的——男人!”我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男人’两字:“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骑你回去?”

 

        贺天将他那颗傻缺的脑袋抵在我的肩上蹭着声音被我的肩膀捂得有点发闷:“人家回去给你骑,咱们想怎么骑就怎么骑。现在在外面你男人我害羞。”

 

       MD老子想杀人。

 

       一个不留神耳朵就掉进了贺傻嘴里他丫连舌头都用上了。

 

       “SB你干嘛?”

 

        送他一个,不两个大大的中指。

 

        贺天竟然双手握住我的中指还……还上下滑动起来,死贺天手上的劲头到有准头我根本挣不脱,他还眯着那双桃花眼上下瞄着我,舌尖在上唇转了半圈。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冒烟。

 

       跌跌撞撞的被他拽进了怀里,他一只手仍握着我的中指另一只手揽着我的腰……其实他的手更靠下…….下一点还捏了捏。他的头歪在我的左耳边,我能感觉他的嘴唇在动以及耳边灼热的气息,我知道他在说话,可说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见。

 

        我冒的烟好像更大了。

 

        左脸颊被用力的“啵”了一口带响的。

 

        “……在这乖乖等我。”

 

        好像翻个面就可以出锅了的我楞在原地。

 

        贺天渐渐从眼前离开了,等?等什么等?贺天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我有些犯傻,不,我怎么可能犯傻。没听见有什么的,等贺傻缺回来看他要干嘛不就知道了。

 

        不多时贺天牵着一辆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自行车走了回来。

 

       “我们骑他回去。”

 

        “它?!”

 

        这辆自行车,好吧姑且称它为自行车,没有横梁没有后架,别说骑起来就是放那不动都感觉马上散架。

 

        “你丫,哪弄的这破铁,我们两个大男人它能承担的起吗?”

 

        “山脚下看山人的小屋边上。怎样你男人聪明吧?”

 

        贺天冲我挑了挑眉。

 

        我感到万分无力。

 

        “聪明的贺SB就一辆不能带人的,快嗝屁的古董车,我们两个人怎么骑?要不然你老人家腿着?”

 

       “小毛毛,你怎么忍心让你家男人腿着。”

 

         贺傻缺的头又撂在老子肩膀上了。

 

        “我腿着,你一个人快骑早点到地找车接我。”

 

        “不行!我舍不得我的小毛毛。”

 

         谁能给我根绳子把这上下其手的臭流氓捆上?

 

        “你说怎么办?要不我骑你脖子上?”

 

        “嗯~嗯~毛毛人家还要留着力气回去让你骑呢。”

 

         鸡皮疙瘩到了一地,还给我来个腔调拐弯。

 

        “…….”

 

        等贺流氓蹭够了,也亲熟了老子他终于提出了一个很傻缺确还可行的办法,那就是我们每人骑行100米靠边停好车,由后面慢慢走上来的人再骑行100米靠边停车以此往复。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同意的这个SB的建议,登上车开始往前骑。回头贺天正微笑的看着我悠闲的往前走。哼!老子才不会只骑100米就停下呢。撒有哪啦吧,大傻子才会有车不骑陪你疯呢。哼!

   

        100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眼见着就要到了,我的脚开始蹬不动车,身后的贺天只能看见个轮廓。

  

        啊啊啊!老子不想下车呀。

 

        不甘心的跳下来将自行车好好的停在路边,低着头边唾弃自己边灰溜溜的往前走。

 

        身后终于听见了古董老爷自行车独有的声响,就在自己跟前停止了动静。靠路里的肩背一条手臂围了上来,靠外的脸颊被两片柔软啵了一口。老爷车又欢快的向前溜走了。

 

        前面是停下了老爷车和贺天向前走的被影,天很蓝,风吹在脸上很舒服。登上车在经过贺天身边时拍在背上的大手也很温暖…….

 

       ……

 

        像经过半个世纪一样,我终于躺在了旅馆浴室的大浴缸里。全身就浸泡在热水里的感觉太好,身后的胸膛结实,环在胸前的双手宽大有力,从身体上传来的心跳声让人安心。这是个不错的假期。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e

  幸福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你不经意间,红毛离开已经一年了,贺天从自己的房子搬到了红毛的小公寓里。这里才像个家,以前的贺天没有家。
      贺天将工作的事情渐渐的交给了手下,自己真正的当起幕后老板,他用这一年的时间学会了做饭,味道像极了某人。学会了洗衣服,知道什么可以丢进洗衣机,什么要小心手洗。知道各项费用要怎么缴纳。屋子也会自己打理整齐。不出去喝酒,早点要按时吃,睡前喝杯牛奶。窗台上面的花草什么喜水什么一个月才用浇水。
       每一天贺天都认真的过,临睡前会把这一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就记载在红毛留下的那本日记的后面,现在虽换了本新的,那本旧的贺天去外面把每一页塑了封有重新装订好,放在阳台上的休闲上。午后贺天都会沏杯清茶,一页一页的读上一便。
        可惜他的小红毛太懒日记记得不多,从十几岁到四十好几才半本,这半本日记有多一本半都是再骂贺SB的。他还以为他的红毛后期变得温柔稳重了,其实,你看看这满篇的贺混蛋,贺SB的,这不就是他最初认识的小红毛嘛。
        第一天认识红毛受伤,日记了里大大的“混蛋”加了粗;拉他做饭,红毛叫他“去死”;抱他滚下草坪,红毛让他“等着瞧”;在小巷里截住并捏了胸,红毛认为他是“死变态”。扒了见一的裤子,红毛“烂人一个”。……拐红毛回家,红毛“丫,就是个大SB”。……第一次给红毛过生日,红毛“……蛋糕很漂亮”;红毛高烧退贺天矿工在家,红毛“贺大傻连水都不会烧,SB一个”。……贺天第一次夜不归宿,红毛“等那烂人回家,老子弄死他”。…………“贺天什么时候长大呀,好累”。
       贺天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眼前的红毛从前面慢慢的变成了脑海里他最好后的摸样,贺天的手指轻轻的扶过红毛几十年也没变漂亮的字。
      “××年×月×日 阴有风
     我好像生病了,好像挺严重的。要不要和贺SB说??????????”
      这是红毛最后一篇日记。
     “傻瓜!当然要和你老公我说了,你等着,等我到下边和你算账。我对你不好你说呀,我不听话你就联合展正希他们打到我听话呀三对一我肯定输,要不你就威胁我让我的公司倒闭,你不是有我的股份吗?你在下边老老实实的等着,等你老公我把你没见过的没玩过的没吃过的替你见识了就去找你。”
        贺天放下揽在怀里的日记,抄起另一本。在上面公公整整的记录他这一天的事情,早上是几点起来的,吃了什么做了什么看了什么,做了什么。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有时见一和展正希两人会过来和自己小聚,有时候贺天会出去旅行将所见的一切怕下来用打印机打印好,加在他的本子里。
        贺天的日记本越来越多,在靠进床的墙边有两个箱子那是他放日记的地方。
        贺天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时常不记得自己要干什么,连雇来照顾他的保姆都为这个时常不记得吃饭,出门不记得回家路的老人着急,可他的日记却从来没断过。
        贺天已经不能下床几天了,这天早上他的精神很好破天荒的下了的。他拜托保姆帮他将放日记的大箱子移到室外人少的郊外,然后让保姆过几个小时在来接他。
        保姆扭不过他只好十分担心的离开,焦急地等。过了两个小时保姆实在不放心回到贺天的身边。
        贺天脸上带着笑正满心欢喜的看着身前焦黑的土地嘴里低低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保姆叫了他一声,他也应了。保姆说回去,他也乖乖地跟着走。
        回到家天还大亮,保姆要给贺天做吃的,贺天拒绝了说他今天累了想好好睡上一睡叫保姆回去,保姆无奈的走了。
        确认保姆真的离开后,躺在床上的贺天贼贼的笑了,他伸出双手向半空。
        “我的小红毛,你的老贺天要来找你了,我送去的礼物收到了吗?嘿嘿嘿,洗干净屁屁等着我吧,你老公我这就来!”
       贺天不算灵光的耳朵好像听见了敲门声。一声一声的十分动听……

    ……

    ……“咚咚咚”
           “姓贺的,你丫还不开门,再不开门老子走了,你自己吃自己吧。”
          贺天揉着自己发涩的眼睛起了床。
         “红毛?”那是年轻的贺天独有的嗓音。
         大门被打开了,黑发的青年一把将门外的红毛拽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像紧紧的拥住自己的幸福,性感的唇吻在那耀眼的红色上……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d

 消失

红毛真的消失了,在贺天的生命里再也找不到红毛的呼吸。贺天呆坐在红毛以前的小公寓地板上,这里比他的大公寓更像个家,不大的居室满是居家的物品,大到家电小到巴掌大的盆栽,老旧的电视上放着相框里面是两个青涩的少年,一个一头耀眼的红发一个黑发黑得纯粹,两个人的合影是从一张集体照中抠出来的,画面不是很清楚。
贺天在疯狂找了红毛几天后终于在红毛的公寓里发现一本日记,从日记里贺天发现那个小助理的话也许……可能是真的。
就在刚刚贺天从小助理的口中得知,红毛是在一个多月前找到小助理所在的事务所要求委托的,可是没人愿意接受他有可能的死亡委托,只有小助理是刚毕业的学生迷迷瞪瞪的答应了红毛不寻常的委托,那张照片是红毛要进手术室前三天拍的,红毛没有什么亲戚唯一的亲人只有贺天。红毛怕自己走不出手术室,他想把这间父母唯一又给自己的房子留给贺天。
贺天褪边摊着红毛留下的房产证明和红毛的银行卡,红毛是自己办的住院把卡的密码留给医院也留给了小助理。
“万一我没醒来就用这卡里的钱将我的后事办完,要是还剩下点就给姓贺的要是不够就朝他要。等一切都办完了再找贺天,也别告诉他我葬在哪里。我怕他……唉,你别看他那么大岁数了其实还是个孩子。”这是红毛对小助理说的话。
手里是红毛留给自己的信。

“贺天:
我是红毛。我走了,你别伤心,也别来找我。你知道我TMD最在乎你了,要是看到你要死不活的我走得也不踏实。你呀,生活技能十级残废,我不在了要照顾好自己。早饭要吃,中午不要喝酒伤身。晚上早点睡,都什么年龄了还熬夜。有空学学做饭别老在外面吃,工作别太拼命,钱是挣不完的,还有…….
其实,我想和你说的太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我的位置(你敢说没有,老子从坟墓里爬出了找你),我呀,特别想把那个位置扩大到全部,可惜我的时间不够了。贺天,贺天,贺天,老子对你那么好你看你都对老子做了些什么?愧疚吧,愧疚一辈子吧贺SB就算你不是最稀罕老子,可是老子来这一出也没人比得过老子了吧,老子就是不告诉你老子最终在哪?让你心里老有这么件事,看你今后的人生忘得掉我嘛。
虽然,你以前对我真不怎么样。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谁让你没长大呢,谁让我真么稀罕你呢?
贺天,你一定要幸福,因为呀你却老子一个幸福,所以你要双倍幸福的活下去。你要是敢不幸福等你到地下时我绝不饶你。
贺天,你以前都没答应过老子什么,这次一定要答应我。幸幸福福的过完后半生,要是……要是你心里有老子等你驾鹤西游的那天就来找我,告诉我我没看见过的一切。好吗?
                                                       红毛”

幸福?
没有了红毛,好像什么都没有了颜色呀。
贺天闭着双眼感受着屋里红毛留下的气息,发现自己的心好像在一刹那间,曾经的肆意妄为是多么幼稚。
为什么自己早看不见,没长大?对!自己就是一个SB混蛋。
红毛你回来,回来好不好,贺天后悔了,他知道错了,他现在长大,你回来好不好?别消失不见。那样贺天还有什么幸福,他一把年纪了不会做饭,不会收拾房间,不会洗衣服水电气的费用去哪交不会,他不按时吃饭,他作息混乱,他想你。
“贺天。”见一从微看的房门走了进来,来到贺天的身边蹲下了身。
“贺天,你…….你别这样都这样好多天了,红毛一定不愿意你这样的。”
眼前的男人还是那个风流倜傥的贺天吗?他两颊深陷,头发油腻,满脸的胡渣,眼下是浓重的黑眼圈,神情呆滞,整个人像丢失了灵魂。“贺天,和我去我们家吧,展希希正好在放年假,由我们照顾你红毛应该会放心很多。”
长时间的沉默,在见一以为贺天不会给他什么反应的时候,贺天开口了。
“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这里有他的味道,我哪都不去,就在这,就在这里照顾他的家。”
“贺天。”
“见一,你知道吗?他要我幸福,可是他消失了,幸福?哪来的幸福?原来呀。幸福就在我的门外他敲了门,我只要打开门……可是我把他弄丢了,他消失了……”
贺天伸着手冲向门外的方向。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c

门铃

 

这不正常!贺天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双眉紧锁。红毛会家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他不关心自己有没有饭吃?不正常,不正常,就是不正常!要不打个电话给那个男人……?这个太不贺天了,不行。可是……

贺天烦躁的对开对视半天的手机。再等几天吧。他给了自己一个总结。可是外面的饭天TMD难吃了,贺天的胃无比的想念红毛呀!

好像红毛在冰箱里留了吃食。扒开冰箱门里面静静地躺着几个保鲜盒,盒盖上贴着便签,上面是红毛歪歪扭扭的字。

“这字有够丑的。”贺天嫌弃的拎出一盒。“京酱肉丝……热锅……放油……1号小包…..

靠!什么鬼。”

打开的保鲜盒散发着一股怪味,贺天忙将手里的东西飞快的扔到垃圾桶里,开一个月的食材即使小心的放到保鲜盒再保存在冰箱里,也已经开始慢慢变质。

“啊!红毛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家老公快饿死啦!”

贺天冲着空无一人的厨房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正在他发疯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贺天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的红毛回来了,他的救星回来了,他的天使回来了,他的胃终于要踏实了。

“怎么?钥匙是忘带了还是找不到了?”边数落红毛的不是边打开了大门。

“你说你一走都多少天了,还……”

门外是一张年轻的小心翼翼的脸,不是他的红毛。

“请问您是贺天贺先生吗?”

得到肯定答案后门外年轻的男子慌忙的从怀里的文件包里往外掏文件。

“我叫李涛××××事务所的实习律师……呃……助理,。”一张照片被放大到贺天的眼前,照片是是个瘦弱的男人躺着只有在正中有个红十字的白色被单下,满头白银下有几缕红丝。男人微靠在床头看着镜头眼里满是不舍,露出被单的手臂上插着输液管。。“这是我的委托人,红毛先生于上周四去世了,我是来办理他遗产赠予事宜的,我可以进去谈吗?”

赠予?遗产?去世?红毛?

贺天愣愣的看着门外的人。

“贺先生,我带的资料比较多,我进去和您详谈。”

小助理推着挡在门口的被定了身的男人准备挤进屋子。

“你TMD有病!”被定了身的男人突然回过神,一把将猫着腰正钻自己和大门之间空隙的小助理搡了出去。

“哐”!的一声装上门。

“哪个神经病到我这撒野,MD遗产你M的头,你小子才遗产呢,滚!你NN的…….”

隔着房门贺天破口大骂门外的小助理。

红毛好好的回他那自己的小窝逍遥去了,门外的小子竟然造他的谣,老子现在就把他接回来,靠!

“贺先生……”门外是小助理却却的声音“我知道您可能一时无法接受,您冷静一下,我把我的名片放在您门口的脚垫下了。您有想问的就给我打电话,我……我会再联系您的。”

“滚!”

我要去接我的小红毛,现在就去。贺天抄起门口鞋柜上的车钥匙冲出家门,撞开还在门口徘徊的助理都不等电梯就消失在安全出口处,他身后步行梯的大门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贺红】当幸福来敲门 b

贺天


       贺天难得的在休息日的白天待在家里,他微闭着双眼慵懒斜靠在看来几十年来没什么变化的高档公寓空旷客厅中间的沙发里,眼睛的余光扫到正在开放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脚下一双和自己同款的家居鞋,笔直的双腿看上去有些太细,没有随年龄而下垂的臀部上方是过于纤细的腰身,哦,现在有些弯。肩宽不错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驼了背,年少鲜艳的红色短发被岁月染成了成片的银白,只能在阳光下偶尔折射出一丝丝曾经的赤红。贺天顺手捋了捋自己依然墨黑的发丝。

      红毛和自己应该差不多大,今年有46还是47?这个年龄头发就白成这样,难道是自己亏待他?呵呵,贺天甩甩头决定不想,动了动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将自己更深的埋进沙发里,双眼也自然的闭紧。

      “我回老房子几天,饭菜我多做了些半成品,放进冰箱了,盒子上面我写了做法,你自己做着吃。”

      红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是脚步离开沙发向门口走动及开门关门的响动。

      贺天没动也没睁眼,红毛和自己生活的这几十年了每一两个月都会回他自己的那个家几天,三两天最长不过7天——一个星期。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贺天也说不清,而且他感到自己今天有些奇怪怎么没事开始琢磨红毛的事了呢?可能是那头藏在白银下的丝丝赤红在阳光下太耀眼?管他呢?琢磨就琢磨吧,反正没事闲的也是闲的。

     红毛和自己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个爱炸毛的小鬼,脾气臭的可以,他们是可以为吃饭的筷子是尖头的还是粗头的都可以进行一场深切的肢体交流,当然获得最终胜利的一定是他贺天,这毫无悬念。

     然后呢?........然后红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话不多,很少和自己发表不一样的看法,乖乖为他洗手料理佳肴,不管贺天回不回来吃,哦,对了家里的洗洗涮涮也是红毛在做。那,怎么从炸毛的野猫变成了贴心的家犬,中间的那段生活是什么样子贺天实在是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都不重要。贺天明白自己的心,他不在红毛身上,红毛也应该是明了的,他们这样的生活方式不是不错嘛,不是也生活了快大半辈子。

      早上红毛会比贺天早起半个小时准备早点,贺天起床洗漱后正好和红毛在沉默中解决掉早饭,然后各自出门上班。中午的午餐在公司解决,晚上贺天要么和同事出去喝一杯,要么四处游荡一圈,要实在没事没约会也会准时下班回家,到家时如果饿就和早就到家的红毛一起在有的没的说上几句对话中吃红毛准备的晚饭,如果不饿就打开电视像现在一样窝在沙发里和全国人民一起关心一下国际大事和自己国家建设事迹,日子不就是这样一天一天不断重复,偶尔在床上和红毛进行一场身体交流。

      从前的日子是这样过的以后的日子也应该是这样。贺天曾想过改变,可日子过久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贺天伸了个懒腰,今天的阳光这么好可不能辜负出去转转或是找见一展正希一起出来喝一杯,至于红毛留在冰箱里的吃食,回头再说吧。



未完待续




就是个脑洞:拥有激烈爱情的两个人在平淡的生活中,激情都会被岁月磨光,幸运的人们爱情会慢慢变成亲情。那没有互相深恋的两人在岁月变迁面前会有怎样的心态呢? 

       当幸福来敲门时,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当幸福来敲门

红毛

        躺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推床上,向宣判我命运的大门行进。耳边是推床在走廊前行发出的吱吱扭扭的响声,双眼看到的是走廊天花板上的忽明忽暗的顶灯。我昨天看过这条走廊不算长。
        和贺天在一起已经30年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走到一起的还真是想不起来了,可是有一点我清楚——他……不爱我,是的他不爱我从开始到现在有可能在未来的时间里他都不爱我!……那又怎样?反正老子稀罕他,他不是也和我过了30年的日子吗?
       这条走廊怎么这么长呀还不到地,这帮白衣天使不是绕道了吧?管他呢!
       现在的贺天在做什么呢?家里睡觉,外面浪荡?哼,老子这么重要的时刻你tmd居然不在。你就是个渣。世上最大的渣!你扣心自问在一起的这些年里你是怎么对老子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不对你tm从娘胎里出来就没配备这玩意儿。你等着,等我回去收拾你。再让你痛痛快快的过完以后的几十年老了就是猪。
       推床撞开了我即将进入的房间,消毒水的味道更浓了。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呢?走廊不是很长的吗?怎么……
       算了,贺天我不怪你此时不在。我都没告诉你,以我们的相处模式你又怎么会知道。等我回去咱们从新开始吧。等我……如果我能回去……如果……老子……爱……贺天……贺……

未完待续